丿微笑月亮

请假条

对不起呀,亲们,我的手机被收了(两部),所以文章要停更几周……要等期中考试结束以后才能拿回来……QAQ,对不起     >人<


【杰佣】小奈布和他的杀手先生

第四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

“应该是这里吧?”奈布走了大约十分钟,终于走到了那个花店,也不知道为什么,杰克的房子附近没有什么店子,基本都是空地。“欢迎光临~这位先生,呐,你想要什么样的植物呀~”一名戴着草帽的年轻女孩走了出来,沾满泥土的手套也没有来的及摘下来。“我想要买一束花,好养的那种,我没有什么时间打理它。”奈布手中抱着的那只猫似乎嗅到了什么,从奈布的怀里跳了下来。“嗯……先生,是花都不好养。”那个年轻女孩边说边把沾满泥土的手套摘了下来,“要不……您就养玫瑰吧!爱情的象征。”那个女孩说着,跳了起来,似乎觉得这个很合适。“额,有没有很好养的……”奈布情不自禁将女孩的帽子摘下,一头柔顺的棕色长发散了下来,可是女孩似乎没有察觉到,“柠檬草怎么样,很好养的,只要记得给它浇水就可以了。”女孩抬起头,与奈布那双蓝色的眼睛对视,“额,可以,我没有什么意见。”奈布将那只一直在吸猫薄荷的“杰克”抱了起来,拍了拍它身上的泥土。

“艾玛小姐,你有没有看见我的针筒?”一个年龄甚至比奈布还要大的女人从花店后面走了出来,“没有,艾米丽。怎么了,我的天使。”艾玛回头,看着艾米丽,艾米丽穿的是护士服,衣服上甚至还有一些未干的血迹。“奈布!”艾米丽像是看到了许久未见的老朋友一样,走到奈布面前,结结实实的给了奈布一个拥抱。“艾米丽!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你!真倒霉呀!”奈布随即十分自然的说出这句,只见艾米丽的脸瞬间黑了许多,“奈布!萨贝达!”奈布看出了艾米丽的变化,直接扔下钱,抱着“杰克”还有盆栽跑了。

“艾米丽,你认识他?”艾玛有些吃醋的看着艾米丽,“嗯,我之前当过军医,那时经常和他们那些受伤的士兵开玩笑,真好,那时真好,很惬意。”艾米丽的嘴角不经意间朝上。“你不爱我了!”艾玛十分生气的说着,“没有,乖,帮我找找针。”艾米丽说着,摸了摸艾玛的头。

“呼,幸好我跑的快……”奈布表示很幸运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。“喵~”奈布手中的“杰克”叫了一声。奈布则是伸手摸了摸它的头,以表歉意,“有时间的话,我会带你去买猫薄荷的,不要生气啦~”他说着,眼神漂到了盆栽上面。'没什么特别的嘛……’奈布心里想着,把“杰克”放了下来,慢慢溜达回了杰克伯爵的宅邸。

“小先生,你去哪里了。”杰克伯爵从楼梯上缓缓地走下,看着奈布手中的猫以及一个盆栽。“买花。”奈布只吐出了两个字,很明显,杰克要的不是这种答案。他恨不得把奈布的嘴撬开,亲自问他的回答是不是真的,可是他不能,现在如果这么做,无疑是打草惊蛇。“好吧,小先生。快要到吃晚饭的时间了,你可以把盆栽就放在这里,我会把它种在的花园里的。”他说着,直接从奈布手中抢去了盆栽。“额,好的,谢谢杰克伯爵。”奈布有些尴尬的跑回自己的房间里。


小奈布和他的杀手先生【杰佣】

对不起,最近有很多事情要处理,所以才这么晚更新……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第三章

奈布摸着这只猫,这只猫的毛很顺滑,不像是那种在外面流浪的流浪猫。“嗯……以后该怎么办呢?”奈布思考着自己如果离开了伦敦,这只猫该怎么办。给杰克伯爵养着?不了,杰克伯爵看起来并不喜欢这只可怜的小猫,这一路上都听人们说杰克根本不喜欢小动物,他家附近连一只鸟都没有,只有一种高等动物——人类。自己带回去养?也不是不可以,只是自己的女朋友可能不喜欢这种小动物。“杰克伯爵,要不要过来摸一下这一只猫咪?”奈布想起刚刚答应他的杰克伯爵。刚一抬头,只看见了一扇半开的房门。

‘原来已经走了呀……真可惜……’。

“话说应该叫你什么名字呢……”奈布摸着那只猫咪的头,猫咪则是表示顺从的蹭了蹭奈布的腿。“要不,就叫你杰克吧!”奈布突然想到那位走了的伯爵。“哈哈哈!杰克!”奈布笑着,使劲的拍着自己的腿。“很可以的,杰克!哈哈哈……”奈布笑的更欢了,“小先生,怎么了?”杰克推开门,走到了奈布的面前。“没,没什么……”奈布猛的坐正,像极了还在上幼儿园的小孩看见了自己的父母。‘比以前更可爱了……好想独吞……’杰克默默的咽了咽口水,比以前还要可爱的小先生……是他最无法拒绝的。


“其实吧,想要把我的名字给这只猫用,也并不难,但是要答应我一个条件,可以吗?小先生。”杰克一步步向奈布靠近,直接把奈布逼到了墙角。“什么条件?”奈布一脸嬉笑的看着杰克,他坚信,眼前的杰克伯爵一定是直男。然而他想错了。“吻我,嘴对嘴的吻我,就可以了。”杰克伸出左手,将奈布禁锢在墙角。“蛤?”奈布感觉自己像是听错了。“哈哈,逗你的,陪我看看这件衣服怎么样。”说着,杰克拉起奈布的手,走到了自己的房间门口。

“国王殿下邀请我去参加庆功宴,我希望你能帮我看一下,这件衣服,好看吗?”杰克边说,边指了指他身后那个如同人一样高大的木偶身上的衣服。深红色丝绒的外套上面嵌着纯白色毛皮边,高袖笼,略显修长的窄袖,收紧的袖口上缝着十分繁密的花纹,软帽上缝镶着三条貂皮,冠冕上有着镀金的银圈,银圈上还沿饰有8个银球,看起来十分滑稽,再搭配上很贴合杰克身材的鸡腿裤还有那个尖头长靴,居然有着超长超细的鞋跟,鞋上的金属与铁链仿佛永远都不嫌多,奈布光是看着就特别想笑,但是因为礼仪,不得不忍着。


“好看吗?”杰克看着奈布那张因为自己必须穿的衣服而憋笑的脸。“好,噗,好看。”奈布使劲的在憋笑,最终还是忍不住了,大笑出来了。“小先生,你和我一起去吧。”杰克用十分温柔的语气问奈布,当然,这不是请求,是要求。“额,好吧,我需要穿什么样的衣服?”奈布知道那些贵族奇怪的规矩。

“嗯……警服就可以了。当然,不能带你的军刀哟,我知道你很喜欢它。但是很抱歉的,小先生,国王殿下是不会同意你带军刀的。”杰克笑着指了指奈布身后的廓尔喀军刀。那把军刀是勇气的象征,而那把军刀是奈布最喜欢,那是奈布的妈妈做的,亲手送给他,军刀上还刻着他的名字,'自从母亲死后……它就和我一直形影不离呀……’奈布这样想着,“对不起,杰克伯爵,这个军刀对我的意义非凡,我很喜欢。它是我母亲亲手做的。”奈布充满歉意的笑了笑,“好吧,那就不要让别人看见它,万一宴会上出了什么事情,我可帮不了你。”杰克就这样看着奈布的眼睛,他的眼睛是蓝色的很好看,和两年前捡到他时一样清澈,一样将他深深的吸了进去。不过,很可惜,那个清澈的湖水马上要变的浑浊不堪。他很好奇,那样会是什么颜色的。

“放心吧,杰克伯爵,那个,已经中午啦……我先去睡午觉了。”

奈布找了一个理由逃回了自己的房间里,拿起桌上的笔,开始动笔给局长写信,那只橘猫一直都在奈布的房间里,很乖的趴在桌脚附近。“杰克,你觉得我是不是是一个同性恋呀?”奈布问桌脚的那只橘猫,而橘猫只是微微点了一下头,其实它跟本听不懂奈布在说什么。“啊,连你也这样说我。”奈布很不愉快的放下手中的笔,摸着“杰克”那软绵绵的小脑袋,心情还是不太好,连摸它的力道都增加了许多,而橘猫则表示不舒服的叫了一声,但是奈布根本没有注意到,他是不是应该买一束花回来?装饰一下房间?也不是不行。奈布听说这个附近有一家很好的花店,便决定要去看看然而,杰克怎么办?奈布又陷入了沉思,'算了,反正杰克伯爵也不会怪我这么没有礼貌!’奈布起身,抱着“杰克”出了门。

宅邸二楼,一个书房的窗户前,一个人勾起诡异的笑容。


曹荀【喜欢】

“唔……”荀攸缓缓的睁开眼睛,发现自己竟然蜷缩在荀彧的怀里,荀攸吃惊。使劲的推着荀彧,可是荀彧却不为所动,好看的眉毛拧到了一起,将荀攸紧紧抱住,不让荀攸离开自己的怀抱。而荀攸则是暗叫不好,并没有再推荀彧。

就在荀攸快要睡着的时候,突然感觉荀彧的手松开了,但是荀攸并没有因此睁眼,而是静观其变。

“小攸……”荀彧半梦半醒的从床上坐了起来,发现自己的身边是荀攸。突然感到了一丝欣慰,因为荀攸从小睡觉喜欢把自己的脚放到身边人的肚子上,手也要搭到身边人的脸上才能睡个安稳。而今天和平常不同,因为荀攸没有这么做,所以荀彧就以为,荀攸是爱自己的。荀彧便一直盯着她的脸看着她,很享受现在的这一刻,安静,美好,而且自己心爱的人也在自己身边。过了好长一会,荀攸才假装醒来,本来还想看看荀彧怎么掩饰的,结果发现荀彧连掩饰都没有掩饰,居然连解释也没有,这就足以让荀攸惊讶的了,荀攸不明白自家小叔怎么突然和平时不同,也不想知道是不是因为已经打定主意非她不娶了。(平时荀彧也在偷看荀攸,一般被发现了以后脸就会红的可爱。很软萌,软萌的。)

“小……叔?”荀攸有些迟疑的叫着,“嗯哼?小攸饿了吗?”荀彧看着自己大侄女问,“有,有点。”荀攸回答,“正好,我,也饿了。”说着荀彧把荀攸推倒在床上,任由她挣扎,将唇附了上去,用自己软绵绵的舌头撬开荀攸的牙齿,两人的舌头缠绵在了一起。

“唔!”荀攸大惊,使劲推了一下荀彧,荀彧没有反应过来,被荀攸推到了床的另一头。荀彧这才想起,自己吻的,是自己的亲侄女!他的掌上明珠!

这一吻,让荀攸彻彻底底的认为自己该离开荀彧。

“小攸……”荀彧刚想说话,荀攸把荀彧的嘴捂上说:“我知道了,我该离开小叔,我会记住的。”说罢,便跑出这个房间。
荀彧彻底呆住了,他自己也没想到,自己这样做会把自己最爱的人吓跑。

他的心理开始发生了变化。
过了一个时辰,荀攸收拾好了行李,去了钟繇家。

‘攸公子去了钟繇家,是否继续跟踪?’荀彧盯着这张小纸条,上面写的内容让他的心好像在滴血。“钟繇!我要杀了你!”荀彧很是生气,毕竟,自己从小养到大的亲侄女跟着别人跑了,而且还是自己最爱的人,谁不会生气呢?荀彧早在几年前就听说了,钟繇和荀攸的关系很好,好到什么程度呢?帮着钟繇骗从小把自己养到大的人,荀彧知道后简直要气炸了,当即就让荀攸和钟繇断绝来往,以为这样就能阻止两个关系要好到无话不谈的人,就证明荀彧太天真了。果不其然,在有一天,荀彧比往常还要来的早一些来接荀攸回荀府,原本想给荀攸一个惊喜,结果发现两人正手牵着手,互相咬着耳朵。荀彧当场气晕。要不是家仆荀中发现的早,恐怕荀攸再也见不到自家小叔了。

这一次,烦人(荀彧认为)的钟繇又来了,他觉得自己必须做些什么,来挽回荀攸的心。可是又实在想不到什么,便让家仆荀中(没错,又是他。)带自己去曹操的府邸,说不定一向很会撩妹的曹操有办法。

“那个……孟德,你……”荀彧话还没有说完,曹操就迫不及待的插话道,“怎么了?想好了?想要和我在一起了?”,荀彧小脸一红,回道“不,不是这个。主公,我只是想问你一个问题……”荀彧撩了一下自己耳边的发丝,“什么问题?你又想知道怎么向公达撒娇?”曹操一说到荀攸就特别来气,认为她霸占了荀彧。
“怎么把小攸哄回来?”荀彧小心翼翼的问。

【杰佣】小奈布和他的杀手先生

第二章
“奈布警官,伦敦总局邀请您去调查“白教堂”杀人案,就是那个妇女被开膛的案子。”一名女警边说边把一封信放到奈布的办公桌上,“好的,谢谢,我知道了,额,我在伦敦总局的时候住在哪里?”奈布拿起信,仔细的观察着,“据总局说,是住在某位贵族的家中……毕竟他们都有那个闲钱……”女警后面的这一句话虽然声音不大,但是奈布还是听到了。“咳,说话注意点。”奈布无奈的说着,思考女朋友现在是不是会在楼下等自己。关于杰克的事情,奈布全部忘了,奈布也只把他当做生命中的一个过客而已。


“杰克伯爵。”一位管家走到杰克身边,接着小声说“据说伦敦总局调了一个名叫奈布.萨贝达的警察来……”管家还未说完,杰克就摆了摆手,说“你不用说了,我知道了。”说罢,管家自觉的退出了房间。杰克看着高脚杯中的红酒,淡淡的红晕映在杰克的脸颊上,他将高脚杯放到鼻子下,嗅了嗅,‘不错,是好酒。’杰克心想。冷漠的眼眸与奈布记忆中的“过客”很不相似。自从奈布走了以后,杰克就一直在到处打听奈布的事情,最近几年一直没有什么线索,直到五年后的今天,终于有了奈布的线索。杰克思考着怎么惩罚自己的小先生,‘罚他在自己的身边,永远?’想到这里杰克笑了笑,但是不是大笑,而是那种戏耍别人的笑容。‘罚他只能爱上自己吗?’杰克并不希望自己会棒打鸳鸯,所以他要搞清楚,奈布到底有没有女朋友这个问题,如果有,杰克也只能选择放手(不可能)。


“父亲,我……要去伦敦总局,两个月才能回来,希望你能照顾好自己。”奈布对着局长说,局长表示明白的点了点头,毕竟女大不中留(误)。“嗯,路上小心,不要被别人拐走了。我会担心你的,记得给我写信。记得把军刀带上,必要的时候可以用它防身。”局长十分担心奈布,因为他有预感,奈布这一次会出事。“父亲,你不用担心我,就算是开膛手来了,我也可以把他打到起不来。”听到这里,局长笑了,他笑着刮了刮奈布的鼻子。奈布很疑惑,自己又没有说错什么。“你呀!还是和之前一样,这么逞强,像极了年轻时候的我……”局长说着,眼神逐渐昏暗了起来。“父亲……你不要伤心了。”奈布的心揪了起来,很是担心父亲因为这一件事情,情绪波动太大而生病。“没事,没事,奈布,你一定要回来呀。”局长抓着奈布的手,局长的手在那里轻轻的颤抖。奈布无奈的笑了笑,边点头边说“好。”,可是奈布没有想到,他父亲的预感是对的。


三天后……


“呼,终于到伦敦了~”奈布下了马车,整理了一下身上显得自己十分稚嫩的衣服。然后向马车夫拋了一枚金币,“不用找了。”马车夫连忙接住那枚金币,咬了一口说,“谢谢你,这位爷。”,奈布摆了摆手。


“你终于来了!奈布.萨贝达警官!”总局的局长伸出手,紧紧的抓住奈布伸出的手。奈布笑了笑,“局长好。”“啊,奈布,你看看我,差点忘了,这位是杰克伯爵。”局长指了指旁边的那个穿着光鲜亮丽的人,杰克伸出手,“奈布先生。”奈布也和他握了握手,杰克的脸相比刚刚奈布和局长握完手好了一些。“杰克伯爵,您好,很高兴见到你。”奈布看着眼前的人,感觉很眼熟,但是又想不起来,好像……和几年前那个收留自己三个月的好人很相似,但是,很明显那个好人的眼神没有杰克伯爵那么冷漠,而且,充满占有欲。“你在伦敦的这几个月中,就是住在杰克伯爵家里。”局长打量着奈布,似乎在思考着什么。“嗯,谢谢杰克伯爵。”奈布对杰克笑了笑,“不用谢,奈布先生。”杰克一直盯着奈布的脸看,幸好奈布是一个神经大条的人没有发现。“奈布先生,你奔波了好几天,要不去在下的宅邸吧,先休息一会儿,再调查也不迟。”奈布觉得杰克说的有道理,便答应了。


过了十分钟……


“奈布先生,这就是在下的宅邸,请不要惊讶,因为在下喜欢低调的风格。”奈布看着眼前低调奢华的宅邸,抽了抽嘴角,“额,怎么会呢……”他说,“那就好。”杰克笑着道。杰克带着奈布看了许多的房间,并且一一介绍了哪些可以去,哪些不该去。“呐,这是小先生的房间钥匙。等一下管家会给你送些衣服和食物。”杰克把奈布带到一个房间前,对奈布嘱咐了几句便走了。“这个杰克伯爵人还是挺好的嘛……”奈布在房间的床上感叹着,突然想起要给父亲写信的他一下子从床上蹦了起来。从随身的斜挎包里拿出了一沓羊皮纸,随身放到旁边的桌子上,真的,奈布不得不要夸一下杰克的细心,连桌子和椅子都准备了。床都是软到不行的那种。奈布思索着如何给父亲写信,突然一只猫跑了进来,“喵~”那只橘色的猫蹭了蹭奈布的腿,“杰克伯爵有养猫吗?”就在奈布疑惑的时候,杰克走了进来,“啊,对不起呀,小先生,这是一只野猫,管家一直在找它。”杰克看了一眼那只猫,那个眼神……自己体会吧!猫更加贴近奈布的腿,“那个……杰克伯爵,我看这只猫挺可爱的,要不……我用自己的钱养它吧!”奈布看了看杰克,“嗯,可以,小先生,不过,我突然也发现它挺可爱的,我们一起养吧!”杰克笑着说。“你不介意吧?”他又补充了一句。“当然不介意,杰克伯爵。”奈布听到后,笑着回应他。


好看吗?我自己画的

曹荀【喜欢】

新人写文,如果有哪里语句不通或者有错别字,请多谅解!
写到第二章了,我特别想要写人物关系是怎么回事?对了,贴吧上也有很多太太们写曹荀,直接搜索关键词“曹荀吧”就行了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“那你喜欢我吗?”曹操灵机一动,问了问在自己怀里的荀彧,“明公……明公,不喜欢明公,彧最喜欢攸侄了!”荀彧迷迷糊糊的回答着曹操的问题,以为自己是在和最爱、最喜欢的大侄子在一起。
“唉……”曹操叹了口气,明明已经知道了结果,但是还是问了,结果还被二次伤害了。“文若……我才是最爱你的……”曹操靠近荀彧的脸说,“我也爱你呀!攸侄……”或许是荀彧的声音太小,曹操根本没有听见后面两个字,听到了荀彧说的这句话,曹操大胆的亲了上去,荀彧被惊醒。
“明……”荀彧硬生生的把“明公”这两个字咽了下去,改口道“孟德,你刚刚……”荀彧还未说完,就见曹操理直气壮的说:“是我干的,我喜欢的是你。”荀彧听后脸马上红了,“内,内个……孟德……我……”荀彧结结巴巴,“哎呀~文若,已经到了你的府邸了!快去吧!孤会等着你的!”曹操笑着对荀彧说,然后递给了荀彧一把伞。“那个……谢谢,孟德。”荀彧也笑了,不过,是有些尴尬的笑了。

“小攸!”荀彧跑到了荀攸的房间里,抱住荀攸问“小攸~你想我吗?”荀彧笑的很甜很甜,荀攸摸了摸他的头后笑着说:“想了,小叔肯定也想了攸。”荀彧听后,亲了一口荀攸的唇。“唔!”荀攸一惊,想离开荀彧的怀里,但是却被荀彧强行按在他的怀里。过了一会,荀彧松开了唇,但是,唇边却留下了一个印子(荀彧的唇印)。“唔……小叔……”荀攸顿了顿,看向了荀彧,发现荀彧用“我真的喜欢你,也爱你哟~”的眼神看着自己,荀攸心里暗叫“什么鬼?”,荀攸深吸一口气说:“小叔是属于主公的。”。

“心里好受多了呀!”荀攸在心里说。

接下来的一幕并不是荀彧在那里哭闹,而是他缓缓低下头说:“哦?好吧……”,长长的流海遮住了荀彧那受伤的眼神,他偷偷的抹去眼泪,以为荀攸肯定看不到。但是,荀攸是谁呀?她可是13岁就会察言观色的天才呀!
“好啦~小叔不要再哭了,是攸的错。”荀攸将荀彧搂进自己的怀里,荀彧顺势将荀攸扑倒在床上。“小攸,不是你的错……”荀彧心痛的抬起头,看着荀攸。
“那个……小叔,攸要睡觉了,你能……”话说到一半,荀攸无意间看到了荀彧的眼神好像在说:“陪我睡觉嘛~”,荀攸无奈,只好点了点头。夜里,荀彧下意识的抱住荀攸的腰,荀攸被吓到了,但是却不大敢动。

据说在十月二日的时候棉花糖会到武汉园博园开电音狂欢节(有其他DJ)
It is said that the marshmello will open the electronic sound carnival in wuhan garden expo park on October 2.
有没有想和我一起去的朋友?
Any friends who want to go with me?

【曹荀】喜欢

“小叔,你没事吧?”荀攸将茶放到桌上后问荀彧,“小攸,你说……主公喜欢我吗?”荀攸听到自家小叔这么说后吓到把茶喷了出来,“小攸……”荀彧贴近荀攸,像是在撒娇。“哈哈哈哈哈,小叔,怎么可能呀!”荀攸摸了摸荀彧的头。“再说了主公怎么可能会喜欢男人呀!”荀彧听后,使劲推了荀攸一下,荀攸重心不稳,倒在了床上。“小攸!我说的是真的!而且……而且……”荀彧看到了被自己推倒在床上的荀攸低下了头,“而且什么?”荀攸温和的看着荀彧,“而且……我喜欢你……一直,一直都喜欢小攸,喜欢攸侄,喜欢公达,喜欢大侄子。”可能是后而觉知的原因,荀彧的脸变红了,而且又红又烫。
“小叔……”荀攸愣住了,而后,荀彧脸红的跑了出去,荀彧走了一段时间后,荀攸才缓过神来,他缓缓的坐了起来,思考着。
“呜呜呜呜呜呜呜……攸侄大笨蛋!”荀彧来到了河边,捡起石子扔进了河里。这时,雨下了起来。
“文若,你在这里干什么?”。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。荀彧转过身,是曹操!
“明……”荀彧咽了咽口水,差点忘记了曹操的要求,“孟德,没什么,彧只是有点伤心而已……”荀彧擦了擦眼泪,以为曹操看不见,好吧,的确看不见。“额,文若,孤送你回荀府吧!”说罢,曹操牵起荀彧的左手,不等荀彧答应,便拉着他进了马车。
“孟德……那个……谢谢你……”荀彧有些难为情,原因是两个大男人坐一个马车本身就奇怪了,但是偏偏好死不死和那个荀彧认为喜欢自己的人一起坐同一辆马车。
“孟德……我好困……我好累……我的心……好痛……”荀彧最后两句话没有被曹操听到,只听到了前三句。“文若,困,就睡觉;累,就休息。”说完,将荀彧搂入了自己的怀中。荀彧就这样昏昏沉沉的睡着了,曹操一脸溺爱的眼神看着荀彧,像是一个母亲在看自己熟睡的孩子。“攸,攸侄……”荀彧迷迷糊糊的说着梦话,“攸侄,彧好爱你……真的好爱你……从小就喜欢上了你呢!攸侄。”说着,荀彧将曹操紧紧抱住,注意,是紧紧抱住。“文若……”曹操很是心疼,因为自己为了荀彧付出了那么多(自以为),但是,荀彧心里却是他的呆萌到只会吃饭和睡觉的军师。

小奈布与他的杀手先生

事先声明,我是一名萌新写手,所以有一些地方可能有点前言不搭后语,请多指教!(清水文,没有黄)

警官奈布×开膛手杰克

主cp:杰佣    副cp:机盲,园医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“叛徒!去死吧!”,“对不起,奈布,是我骗了你……我父亲根本不同意……”,“奈布,你……真的帮助他们?”,“杀了他!为家人报仇!”,“奈布,对不起,我不能保护你了……抱歉……”,“奈布,我对你太失望了!”,“奈布!快跑!敌人来了!”,“儿呀,你一定要好好的,我会在家乡等着你。”,“臭小子,如果你死在战场上,我可不会哭!”……
“唔……”奈布.萨贝达从噩梦中醒来,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柔软到不行的床上。


‘不对吧……我不是……应该已经死了吗?’


奈布从床上坐起,因为阳台飘进来的微风打了个寒碜,伤口也被刺激的疼了一下。低头一看,自己身上的衣服全都不见了,只剩下一条四角裤。“啊啊啊啊!我的衣服呢!”奈布见过很多大风大浪,但是今天的情况很特殊……因为自己莫名的躺在一张床上,而且身上基本一丝不挂。就在奈布疑惑的时候,一名看起来十分绅士的年轻男人走了进来,“哦,小先生,你醒了?”奈布发现那个男人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,那种眼神……大概就是看见了自家媳妇的眼神。“咳咳,谢谢这位先生救了我。我叫奈布.萨贝达。”奈布尴尬的咳了几声,然后伸出自己的手,表示想要握手示好。然而那个男人见奈布伸出了手便直接吻在了奈布的手背。奈布的脸红的不正常,可以看的出他害羞了,“我叫杰克,奈布先生。”杰克仔细打量着他,奈布很可爱,浅棕色的头发显得他很稚嫩,眼睛像平静的水面一般清澈,将杰克深深的吸了进去。


杰克在一条河边发现的奈布,出于人道,杰克把奈布带回了别墅,当时因为奈布的身上和脸上都是泥沙,所以杰克没有看清奈布的面貌,直到自己亲自帮奈布洗干净以后看见了奈布洁白的肌肤,美丽的容貌,暗自感叹自己幸好救了他,要不然世界上就少了一个美人。


而奈布为什么会出现在河边,还要从前一个晚上说起,那时,奈布被同乡的廓尔喀人发现自己帮助了那些曾经掠夺过村庄的人,在打骂中驱赶到了悬崖边,然而,很明显,他们不会就这么放过奈布,身后的同乡人步步紧追,奈布不得已选择了跳崖。经过了一夜的漂流,被杰克捡到了。


原本奈布打算暂住几天就走,但是杰克坚持要他休息几个月再走,所以奈布就这样住在了这里。


……


‘已经过去两个月了呀……’奈布看着窗外绝美的景色发呆着,他实在太无聊了,便打算在杰克的别墅里随便走走。


他走在别墅长廊里,很悠闲。奈布看见了一扇门,似乎没有关好,奈布上前,想把门关好,突然发现桌上的文件被风吹落在地上,奈布走近一看,发现那些文件写的都是关于如何解剖,如何完美把人的某部位切除的心得,落款是杰克。奈布顿时明白了为什么杰克想把自己留下。


不管这是不是杰克的真实想法,奈布也根本不敢问,直接冲回自己的房间里,留下早已写好的信,离开了,因为实在不好意思拿杰克送给他的衣服,所以奈布就穿着自己十分单薄的衣服出去了。


“小奈布,我回来了~”杰克用很像唱歌的声音叫着奈布的名字,发现奈布没有和往常一样从楼上走下来,以为是奈布睡着了。推开奈布的房门,发现里面空无一人,只有被奈布叠放整齐(杰克送的)衣服和一封信。信中大概写的是自己不好意思一直住着,所以准备回到家乡。‘衣服也没有带走呀……小奈布,真是让我伤心呀……’杰克心里想着。


奈布一路流浪,走过了一个又一个城市,无奈因为太饿了,奈布直接饿晕在警察局门口。好心的局长收留了奈布,将他带回家养着,视如己出。奈布也不想在局长家吃白饭,所以要局长教他如何破案,以及破案的技巧。局长也同意了。局长很喜欢奈布,因为他低调好学。局长并没有什么亲人,老伴在去年因病去世了,儿子也在几年前的车祸中去世了。奈布的到来让局长的生活充实了很多。